您的位置:  首页 > 其他信息 > 正文

荣昌特校:爱洒特校 无怨无悔

2018-06-05 10:06 来源: jw 次阅读

    苏赫姆林斯基说过:“没有爱就没有真正的教育。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我怀着对特殊教育的执着追求,用自己的青春年华,像春雨一样滋润着那些残缺的幼苗,用自己的耐心和爱心,精心呵护着弱苗的成长,兢兢业业的操持着这个特殊的“家”。
    1998年7月我乐山师范聋哑专业毕业后走进特殊教育学校的时候 我还是一只“菜鸟”,因为这里的一切超出了我的想象,书本上所学的知识和现实中的差距完全不能比,为了快速的融入这个新家庭,成为一名真正的特教老师,我像有经验的老教师学习,学习面对这些特殊的孩子,学习如何理解这些孩子的想法,学习如何与他们沟通,学习如何教育这些孩子,不仅如此,我每天回家查阅资料,与在特教学校的同学探讨,结合教学实际继续学习,我很快就成长为一位主课教师。
一、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
    2012年,学校的聋哑学生越来越少,智障孩子越来越多,我被调到培智班教学,担任班主任。我很自信地接下了这个工作,可开学的第一堂课,就彻底颠覆了我的自信、自负,全班15名学生,2个轻度智障,2个中度智障,其余为重度智障,上课铃响了,他们找不到教室,你喊他们,他们听不懂,根本不理你,还满校园里哭叫,,你拉他们进教室,他们不认识你,拚命反抗,好不容易在其他教师的帮助下把学生弄到教室里,他们又在教室里哭叫成一团,任你喊破喉咙,也没人理你,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助感、挫败感让我委屈的失声痛哭起来。这样的学生怎么教啊,我几度想放弃,可倔强、不服输的的我硬是挺了过来,如今看到孩子们能安静地坐在教室里,跟着我读书,一种自豪感在我心底油然而生,特别是当毕业学生王天波找到工作,回学校来看望老师和同学们,拿着第一月的为数不多的工资为每一位老师买来一个苹果时,为我班学生精心准备的零食时,一种自豪感在我心底油然而生。我不羡慕别人的桃李满天下,而我自豪的教会了他们有一颗感恩的心。在这几年的培智教学中,有收获,有泪水,有挫折,在苦乐相伴中见证了我和学生共同的成长。它也使我对爱和教育有了更深的理解。
二、当一个班主任难,当一个培智班的班主任更难。
    从1998年-2007年我一直当聋哑班班主任,确也积累了不少管理学生的经验,可这些方法在培智生这里一点都用不上,培智生由于智力发育问题,交流起来很困难,你说的他听不懂,而他们的需求又无法表达,常以哭叫来表达自己的诉求,由于自我控制能力差,上课时,躺着的,拍桌子的,想说就说随便溜达的,更有的开门往出跑拽都拽不住的。为了管好这些特殊学生,一切都得从头学起,我一边向学校的老教师请教,一边查阅资料,了解智障孩子的特点,再仔细观察揣摩我班孩子的特点,针对每个孩子的不同情况,制定不同的训练方法,并反复练习。让孩子听懂上课铃声,就这一点我足足训练了一个多月。对这些孩子来说,像上课不说话、早起要洗脸涮牙、甚至说话、写字这些在正常孩子来说很简单的行为,在他们这里都很难做会,要反复训练、纠正才行。要养成 一种好的习惯,更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。刘某,一个自闭症的孩子,对妈妈有很强的依赖性,对别人有严重的排斥和不信任感,刚开始入校,没有妈妈的陪,他就不进教室,在校园自由溜达,他妈妈为此也很苦恼,也很无奈,多次向我求助,通过对他的一段时间细心地观察,发现他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,我决定先从他妈妈入手,一有时间,我就找他们在一起交流,谈笑,并拉他做一些简单的游戏和动作,让他在心理上接受我,然后在我的带领下能够进教室,教他说话,渐渐的培养起信任关系,每次下课他都会跑过来搂着我的肩膀亲热下,才肯去上课,但由于这个孩子自身行为的关系,没一直待到校园,转去另一个地方接受行为的规范教育。时常碰到他,他都会叫一声“刘老师好”这一声“刘老师好”,胜过了千言万语。
三、教后进生难,教智障生更难。
    我班虽然只有15个学生,但教起来后进生要难的多,为了让他们都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展,我将他们分成A、B、C三个层次,并制定了不同的学习目标,A类学生要把所教课文会读、会写、会背、会用。B类学生要求会写、会认生字,能跟读。C类学生能说一句完整的话,能表达自己的意思,能跟读。
为教学生认识一个字,我常常绞尽脑汁,找实物、找图片,找动画,借助多媒体等让学生易于理解的自己所教的字,为教会学生说一句完整的话,我常常是先一个字一个字教,然后再组成一个词教,最后再连成一句话。为教会学生写一个字,常是先手把手教,然后再让学生照着写,最后再默写,遇上难写的字,得先拆开写,然后合在一起来写,更让人伤心的是,你这节课教会了,下节课又忘得一干二净,一切只有从头再来。这样反复多次,才能记住。重度智障学生刘雨鑫,我花了两个多月才教会他认识他名字中的一个“鑫”,他公公来接他时,他高兴地告诉公公说,这是我名字中的一个“鑫”字,我认得了,他公公听了,流下了激动的泪水,并反复向我道谢。
四、每一个学生都需要爱,特殊学生更需要细腻、无私的爱。
    常有人说:"特教老师的责任就是看孩子,他们除了爱心和耐心还有什么?他们根本不算什么灵魂的工程师,最多算是优质保姆!"是的,特教老师的确是保姆。记得我们学校刚成立语训班的时候,没有生活老师,我和张燕老师就像母亲一样照顾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。那时班上有一个蒋鑫的小男孩,一天到晚都流着浓鼻涕,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,而相对于爱干净的我,觉得十分委屈, 负面情绪暴涨,可当我看到孩子们纯净的眼神时,我羞愧了。是的,我既然选择了这个充满爱的职业,就要把师爱真正传递下去。从此,我克服自己内心的抗拒,和他们同吃同住,真正的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小孩一样,发自内心,不图回报。语训班的20几个孩子,不管洗澡、洗衣、上厕所…我和张燕老师都亲力亲为、经过一段时间后,这些孩子从依赖我们到相信我们,再到亲近我们,听从我们的教导,逐渐适应并喜爱校园生活。
   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跋涉在特殊教育的旅途中,还会有数不尽的困难、挫折。也许我奋斗终生,依然两袖清风。也许我呕心沥血,也成不了叶圣陶式的大教育家,也许直到我退休,也不能桃李满园。但是我却依然愿尽我青春的微薄之力,奉献给无限崇高的特殊教育事业,把我全身心的爱奉献给我的学生!(荣昌特校:刘权)

(撰稿:刘权;审核:陈啟义)

备案号: ICP备10202619号-3 渝公网安备 50022602000107号

您是第 268087位来访者!